網站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中心 產業產品 史海鉤沉 文苑擷英 藝術長廊 集團影像 集團微博 聯系我們
 當前位置: 文化長廊 > 文苑擷英 瀏覽正文
 
【散文】難忘老區歲月 作者:邱毅
 時間:2019年12月18日14:50:19 來源:淮河能源網 編輯:胡娜
 
    由于工作調動,幾個月前我被安排到淮河以北的煤業公司潘二礦老區工作。老區,這個詞匯在土生土長的淮南人心中并不陌生,它存載了老一輩煤礦人的記憶,那是我們父輩的青春,記錄著他們奮斗的歲月。

    我對老區最久遠的記憶還停留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懵懂無知的年紀,對身處的環境并未有直觀感受,那是人一生中最好的日子,父母在哪,家就在哪,我被動接受著生活所給予我的一切,并未覺得貧苦,雖然現在回過頭看,那時的物質條件是多么匱乏。我至今仍記得小時候跟母親去她們單位時那段土路的顛簸,也記得母親工作的地方那排青磚紅瓦的平房,還記得母親的那幫同事對我的逗樂,與我玩撲克牌耍詐的姐姐,還有那個總想從我嘴里套話的叔叔。那時候母親和父親都在謝二礦工作,童年里,對母親的依賴似乎總是比父親多很多,那幾年由于爺爺重病住院,奶奶照顧左右,我總是被母親帶在身邊,我很樂意這般,只要媽媽在哪,我就在哪,她所帶我走過的每一寸土地,構成了我孩提時代的整個世界。

    前些天,我來到新單位后,去澡堂洗澡,踏進去的一瞬間,某些早已塵封的記憶倏地被喚醒,大大的浴池,高高的屋頂,墻壁上斑駁的褐色是歲月的痕跡,腳下是水泥地,橫穿著幾條小水溝,墻邊放著幾張長椅,頭上昏黃的燈光在水汽蒸騰中愈發暗淡,窗戶好高好高,都快挨著屋頂了,空氣中彌漫著被水汽滲透的墻壁散發的淡淡混合著肥皂的味道,這毫不掩飾地景象瞬間將我拉回那個年代。那時候,我總是跟隨父親到礦上的浴池洗澡,先將衣服脫到墻邊的椅子上,有時候上面滿是水漬,需要擦干才能放上去,然后就跟著父親到池邊,運氣好的時候,能趕上一池清水,爸爸先下去,然后喊我下來,我總是小心翼翼地試探著水溫,卻不愿意邁出那一步,最后還是會在呵斥與哄騙中順從,次次如此。下去后不一會兒,我就耐不住燥熱非得出來,爸爸拗不過我,就讓我躺在粗糙的池沿上,拿起搓澡巾給我搓背,經常給我搓得嗷嗷直喊。倘若不是搓背,我是很愿意躺在上面的,昂著頭,望著屋頂發呆,有時候會把雙手背在腦后,一副大人模樣,偶爾會有水珠從屋頂滴到眼睛里,立馬一屁股坐起來用手擦拭,抬頭看去,屋頂上都是水汽凝成的一粒粒小水珠,昏黃光線中不甚清晰,卻又不敢仔細去瞧,生怕再“中槍”。每次洗完澡爸爸總是把我抱到椅子上,怕剛洗干凈的小腳丫再弄臟,他怕我凍著,總是先給我穿好衣服,自己再穿。有時候我等他穿衣服時,浴池會突然進來一群滿臉烏黑的人,我不知道他們為何這般模樣,童年世界里總是充滿著太多疑問,我想探尋的太多,可是能理解的又太少。

    這些年隨著國家經濟的高速發展,家鄉也在這幾十年里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。青磚紅瓦的平房越來越少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樓房拔地而起,我可以站在更高處遠眺這座城市的發展。我小時候很皮,總愛爬上家里的屋頂,目之所及是一排排暗紅色的瓦片,斜楞楞的,我總愛踏上去,在各個屋頂間跳躍,有時某塊松動的瓦片會發出嘩啦一聲響,我連忙跑開或蹲下,生怕屋里的主人跑出來破口大罵。

    童年里除了在自己家爬高上梯的“作幺蛾子”,我還喜歡去姥姥家玩,那是一個叫礦南村的地方,在那里有跟我年紀相仿的表哥,還有通過他認識的一些小伙伴,我們總愛走街串巷,各處嬉鬧。如果哪天留宿在姥姥家,第二天一大清早,姥爺就會把我和表哥叫起來跟他去那個叫“大壩”的地方晨練,我常望著大壩上那幾個很粗的不停排水的大鐵管好奇,我不知道為什么它會一直有水,也不知道水所流進的那個大塘為什么永遠裝不滿,這又是我童年世界里的一個大大的疑問。清晨的大壩上空氣新鮮,視野開闊,姥爺指著塘對岸的一處告訴我,那就是他原來工作的地方,我沒看清,只看到塘那邊有著幾座又高又黑的山,后來長大了我才知道那叫“矸子山”。

    表哥有一天晚上告訴我,姥爺跟他說我們看到的那個大水塘原來只是一條好小的溝,后來塌陷了,就變大了,那里好深好深哩。我不知道那里有多深,水里是否有大人們口中的“水猴子”,我很怕這些,幼小的心靈總是兜不住那些神神鬼鬼的傳說。就這樣,我所來過的地方都變成我童年里世界的全部,那些或多或少圍繞著礦區的生活記錄了我孩童時代大多數的故事。

    去年我心血來潮,就想重新回到姥姥家那里看看,我知道那里早已沒人居住,可我看到拆遷后留下的殘垣斷壁,依舊一陣心傷,我試著找到姥姥家的位置,又想分辨出童年穿行的各條街道,卻發現很難很難了,我抬頭望著遠方,突然發現曾經我覺得好大好大的村子為何這么小,那些我覺得錯綜復雜的街巷為何這么簡單,我再也無法去走那些年少時光走過的路了,再也見不到童年里很多很多的人了,姥姥和姥爺十年前相繼離開,歲月就這么不動聲色地將往事帶走,將記憶封存。可人生就是如此奇妙,到來老區工作沒幾天,傍晚時分我出去閑逛,步行間無意踏入周邊生活區,忽然十多年前的回憶紛至沓來,這場景多么的熟悉啊,那些似曾相識的平房,街道,以及老舊的紅磚小樓上滿墻的爬山虎,這一切的一切,都讓我唏噓不已,我壓制著內心的波瀾與感動,緩緩用腳步丈量著一切,打量著周遭,回憶泛濫……

    我不知道時光還能在這些越來越少的陳舊事物上停留多久,一切都在發展,一切都在向前,能勾起我記憶的東西越來越少,它們總會在時代的變遷里逐漸褪色,慢慢抹去。幾十年的時光流轉,歲月積淀,承載了幾代煤礦人的全部記憶,也見證了淮南這數十年的變遷史。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淮南人,我見證了淮南的變化,見到那些老礦區慢慢退出歷史舞臺,一座座現代化的新礦井誕生,人們也逐漸從依礦而居的生活里走出來,家鄉的發展變化讓我欣喜不已。可人隨著年歲的長大,回憶總是在某個黃昏,某個深夜,某個時刻,某個場景如潮水般彌漫上來,將我淹沒。

    我懷念著那些人,那些事,我懷念坐在母親自行車后座上的日子,我懷念那個耍賴逗我的姐姐,我懷念那個大澡堂,我懷念睡在姥爺身邊的踏實,我懷念與表哥走街串巷的童年,我懷念那些貧苦卻又幸福的歲月……
地址:中國·安徽·淮南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:淮河能源集團 未經許可禁止非法拷貝或鏡象
技術支持:人民網安徽頻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務中心
首屆安徽省文明網站 第二屆安徽省文明網站
備案/許可證號:皖ICP備19004172號-2
淮南市淫穢色情及低俗信息舉報電話 0554-6646500
淮河能源網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554-762502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09001期14场胜负彩 排列五200期走图 江苏打什么麻将 足球北单比分网 福建十一选择五走势图 香港四肖八码期期准资料 云南快乐10分 福彩3d 胆拖怎样才算中奖 快乐8稳赚 迪斯尼 什么最赚钱 麻将单机版下载中文版 河北福彩快3遗漏 pk10最牛稳赚2码计划 网络棋牌游戏平台哪个最赚钱 山东时时彩 分分时时彩 甘肃快3网址